“让俄罗斯人也爱上中国火锅”

越来越多中国游客到俄罗斯旅游,为当地中餐业带来了发展机会。

Osports供图

在莫斯科经营中餐厅的沈春莉。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李细华 摄

纵有世界心,难离中国胃。

不管当地的食物有多丰盛,在忙碌一天之后,都及不上一碗米饭配搭几个炒菜的惬意与安心。在莫斯科米丘林大街上的一家中餐厅,记者寻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放中国胃的所在。

从这个小小的中餐厅,能够窥见中国人在外拼搏的不易与勤劳。毕竟,在天涯海角的中国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俄罗斯人把火锅吃成俄餐

接待记者的是这家餐厅的主管沈春莉,她让记者上午11点半过后到餐厅来采访,因为在午餐前的这一小段空当,是她唯一能够抽得出空的时候。世界杯的到来,让她和她的餐厅变得比原本更忙碌了一些。

由于餐厅开在莫斯科大学和中国大使馆的旁边,这里几乎成为了中国留学生的饭堂。学校食堂的俄餐对于中国孩子们来说,确实没办法吃得惯。

我们的对话从俄罗斯人对于中餐的接受程度开始,因为我们惊奇地发现,这家餐厅的菜品几乎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菜,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因为是一家开在异国他乡的中餐厅,而过于将就当地人的口味。

“这些年到俄罗斯出差、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而且俄罗斯人本身对中国菜的接受程度也很高。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太辣的东西吃不了,必须要再煮一下涮一下。”沈春莉告诉记者,“他们也不喜欢中国人的那种火锅调料,而是喜欢煮出来就吃,吃食物的本来味道。”

虽然俄罗斯人也愿意尝试中国菜,但对于他们来说,中国人那种七碟八碗把所有菜都点齐,然后风卷残云一下子消灭的做法,俄罗斯人都还是不习惯。所以即使是在一家中餐厅里吃饭,俄罗斯人还是会按照西餐的吃法来——先点一个菜,然后吃完了再上另外一个菜。“一顿饭他们能够吃好久”,沈春莉说。

她还告诉记者俄罗斯人在就餐时的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就像桌子上的这种白色的餐巾纸,中国人就直接用了没问题。但是俄罗斯人就要用那种有颜色的,并且要叠成花的餐巾纸。如果你不给他们准备这种,而是直接给了他们普通的白色餐巾纸,俄罗斯人就会问‘为什么不给我那种漂亮的’?”

中餐厅难招俄罗斯员工

餐饮是个辛苦的行业,这在哪里都一样。但如果是一家开在莫斯科的中国餐厅,可能在辛苦之外,还要付出多一些的心思。

比如黄河这家店的所有火锅桌都是从国内运过来的,在莫斯科你肯定找不到这种中间有个洞、专门为了放火锅的桌子。为了让食物保持原汁原味,所有的火锅底料包括调料——餐饮行话叫干料——也需要从国内通过货运专列运到莫斯科。至于菜品,则是餐厅的采买每天一早在市场上采买的。

稍微让人有点惊讶的是,居然菜单上除了几种普通的青菜之外,还有茼蒿,这实在是太不俄罗斯了。

除了几名中国员工,餐厅里还有两个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服务员。记者第一天到餐厅吃饭时,那个乌兹别克斯坦小伙还和记者聊了一会儿效力上港的乌兹别克斯坦外援艾哈迈多夫。“艾哈,我知道他,我们国家的国脚”,他说。

为什么不招一些俄罗斯员工?沈主管的回答稍微有一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招聘的时候,也有俄罗斯人来过,但看到我们中餐厅的这种工作强度,他们根本适应不来。你们也去过俄餐厅,应该知道,他们的那种餐厅都是节奏非常慢的,点一个菜要吃好久好久的。”

只身打拼胸怀梦想

在来莫斯科之前,沈阳人沈春莉已经有了丰富的餐饮行业从业经验。最多的时候,她在一家餐厅管理着一个四五十人的团队。当朋友告诉她有这样一个机会,在莫斯科管理一家中餐厅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下了决心过来了。

她的女儿已经13岁,已经可以接受一段没有妈妈在身边的日子,并没有跟她来到莫斯科。对于沈春莉来说,在莫斯科的日子全部几乎都属于工作。

“有时候也会觉得莫斯科挺好的”,但她还没有来得及打算太远的未来,“没想过在这留下来的事,还是先把餐厅的事情做好,毕竟每天都太忙了。”

她来俄罗斯已经大半年,还是不太敢一个人出去坐俄罗斯的地铁。因为俄语不太好,她在面对庞大而复杂的莫斯科地铁系统时,还是有时候会发懵。“俄罗斯人对中国人很友好,但有的时候治安还是不太好”,她说。

餐厅在莫斯科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以及附近的华人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但沈春莉还是有一个小小的梦想,那就是让更多的俄罗斯人喜欢上中餐,喜欢上中国的火锅。这就是她和她的餐厅的小目标。

结束采访后,沈春莉和黄河中餐厅中午的忙碌时段又开始了。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朱小龙

发自莫斯科

“让俄罗斯人也爱上中国火锅”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